第一章 重生,隔离

第一章隔离

几缕晨光透过薄薄的格子窗纸洒进屋里,屋子里光线晦暗,弥漫着淡淡的潮湿和霉味。(免费全本小说WwW.yznnw.com)

屋子低矮逼仄,推门正对着的墙壁处,摆着一张板床,瘸了的一脚由垒着的砖块勉强支撑。

“曦儿,还在睡没?娘来瞧你了……”低柔略显沙哑的声音在阴暗的屋子里响起,伴随着极轻的脚步声,一抹蓝色的身影轻轻进了屋子。

来者是一个妇人,穿着蓝底碎花的旧袄子,袖口宽大,腰间系着一根深蓝色带子,下边是一条皱巴巴的灰色襦裙,在脑后猪-猪岛-小说WWW.ZHUZHUDAO.COM挽着个简单发髻,插着一根木簪子定住。

妇人挨着床边坐下,微黑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。

她的目光落到床上躺着的小姑娘的脸上,眼眶刷的就红了。

床上的小姑娘约莫十岁左右的光景,阖着眼,白净的小脸上荡着两抹异常的红。躺在那里,脑门上不断冒出细密的汗,稀疏泛黄的发丝粘着光洁的额头。

妇人鼻子微酸,扭过脸去忍住快要涌出来的泪,抽出袖子里的一块洗的发白的帕子,仔细将小姑娘额头的汗水擦去。

“曦儿,娘给你熬了汤药,趁热把这喝了,你的病就全好了。”妇人强压下心里的酸涩,俯下身在小姑娘的耳畔轻声唤着。她手里端着的小碗里,黑乎乎的汤药正冒着热气。

锦曦的眼睛一直是阖着的,身子发轻,头颅胀痛,口干舌燥,想要发出点声音,奈何咽喉肿痛,难以动唇。

更折磨人的是,如此的身子状况下,那些奇怪陌生的画面,却像冲破堤坝的洪水,狂涌而来,跟锦曦原本的记忆混合缠杂在一起,差点撑破她那胀痛的脑袋!

她隐约感觉到那次突如其来的车祸,怕是将她的灵魂撞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古时空,附着在这副病的七荤八素的新身体上。

脑子里那些多出来的记忆片段,应该就是属于这副新身体原来的主人,那个跟自己同名的女孩子。

妇人的出现,打断了锦曦脑袋里那些缠杂的东西。

锦曦缓缓睁开眼,就看见面前的妇人正弯下身,将她轻巧从床上托起半抱在自己怀里。

手里的汤匙缓缓送到锦曦的唇边,沙哑的声音在锦曦耳边耐心哄着,“曦儿听话,把药喝了再睡啊,喝了药身上就不难受了,娘喂你,来,张张口……”

锦曦强打起精神看着眼前一身古代装扮的妇人,她应该跟前世的锦曦差不多的年纪,应该不到三十吧?

典型的农家妇人气质,肤色有些微黑,但眉眼却生的细致秀丽,微微蹙着的柳叶眉好似凝着化不开的担忧,杏眼很美,目光却黯淡无光。

尤其是眼眶下边蹙着的两片黑青的阴影,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憔悴浑身上下透出的倦态,好似许多日不曾阖眼。但她此刻看着锦曦的目光,柔软慈爱,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宠溺。

“这药会有一点点的苦,却是极有用处的,方子是娘跟村里上了年纪的大婶们讨来的,曦儿要想快些好起来帮娘干活,就莫要怕苦!”妇人温柔的笑着谆谆善诱,舀了一汤匙轻吹了吹,缓缓送到锦曦的唇边。

锦曦在心里将眼前妇人跟脑海里的记忆重叠,这个人,应是这副新身体的生母孙氏,宿主记忆里的孙氏,对自己的女儿们,说话从来不会大嗓音。

有点走神的当下,汤匙已经塞入了口中,一股浓苦的液体顺着咽喉滚下,那种辛辣稠苦的滋味,像是一条火线直窜进五脏六腑,刺激得她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是娘没用,是娘没用……”孙氏带着哭腔,又是心疼又是自责,手忙脚乱的擦拭着锦曦的唇角,处理掉她咳出来的那些污秽物,回身坐在床边搂着锦曦在怀,一手轻抚着锦曦的后背。

母亲这种温柔的轻抚,对于女儿,真是世间最惬意的享受。

前世母亲也曾这样抱过她抚过她,自从父母离婚各自成家后,锦曦便被送到了乡下的姑妈家寄养,姑妈家田多地多孩子更多,再没人那样温柔的对待过她。

直到此刻,孙氏的怀抱,让她重温了这些,但是有点心虚,自己毕竟占据了人家闺女的身体,虽然她也是不知情的。

锦曦在孙氏怀里轻轻蹭了蹭,突然,那缠满蛛网的窗格子被人从外面拍的啪啪作响,一个妇人抄着大嗓门在外面高声问,“三弟妹,你在里面不?”

孙氏怔了怔,抬头望向那映在窗上的半截人影,道:“二嫂,我在呢,你找我有啥事?”

“咱娘让你赶紧的去灶房烧饭,男人们吃了早饭,上昼还得去南边的地里拔棉花杆,可不得耽误了!”杨氏高声道。

孙氏抹了把眼角,忙地道:“劳二嫂跟娘说下,我这儿喂完曦儿马上就去,一定不误事。”

“哦,瞧我这记性,光顾着催你烧饭,倒把另一事给差点忘了!”杨氏顿了下,敲着窗棱扬声道:“娘说了,还有十日咱家礼辉定亲,家里得摆几桌酒席宴请新亲家,曦丫头这状况,搁家里多不吉利!爹娘的意思是,让你这几日给她简单拾掇下,得赶在那之前给送出去!”

孙氏身子猛地一僵,锦曦能感觉到孙氏的身子在发抖,说话都不利索了:“二、二嫂,她爷奶的意思……这是要、要把我曦儿送哪去?”

窗外的杨氏撇着嘴道:“三弟妹咋犯糊涂了呢?咱们这片儿染了怪病没得治的,都往哪送?还不就是柳树林后面那块儿!”

柳树林后面的土窑子?

孙氏脑袋哄的一声,头里一片空白!

那个土窑子建在林子最深处,后面就是巍巍山峦,早些年那里烧过土砖,后来塌方死了人,那土窑渐渐荒废下来。

后来不知从何时起,村里那些枉死不能入家族祖坟的,生病过早夭折的小孩,还有患了会传染的怪病没得治的,都会往那土窑子里送!

到最后,那里越来越荒僻,还有村里人传言那里夜里不干净。

因为背靠大山,山里饥饿的野狼经常会去那里觅食。

曦丫头被送到土窑,不就意味着等死?

孙氏脸色已经惨白,冷汗打湿了全身,嘴唇更是哆嗦着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手臂本能的,紧紧的,死死的搂住怀里的女儿,唯恐稍一松手,就会消失不见!

杨氏在外面没有等到孙氏的回应,低低冷笑了两声,不耐烦的拍了拍窗,再次扬声道:“话我可都捎带到了,该咋样你自个瞧着办!”

撂下这话,杨氏捂着鼻,脚底生风的跑远了。

好一会,孙氏才强撑着从震惊中回过点神,看到怀中女儿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望着她,孙氏感觉胸口被压了好大一块石头,直喘不过气。

“二妈的话,你别当真,你爷奶……你爷他不是这样狠心的人……”孙氏摸着锦曦的头嗫嚅着,不知道是说给锦曦听,还是说给她自己听,这些话听起来毫无底气。

在孙氏的眼底,锦曦看到了一个母亲浓浓的恐惧和绝望,尽管孙氏想要努力的掩藏,但锦曦内心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十岁小姑娘了。

孙氏被杨氏催走后,阴暗的小屋子里就只剩下锦曦一个人。

锦曦再没心思闭眼,直勾勾盯着屋顶缠满蛛丝的破旧横梁发怔。

她从方才杨氏的话里,听出自己这趟穿越的处境很不妙,最多十天,她就会被扔到树林子后面的土窑子里等死。

想想也是,这个时代的乡下农村,医疗应该是落后的。宿主又是一个在众人眼中,患上了怪病,药石无效,甚至还会传染的小姑娘!

宿主的大堂哥梁礼辉,是老梁家长房长孙,也是老梁家出的第一个秀才,他的定亲酒宴肯定是诸多慎重,怎么能留她这么个晦气人在家里?

被家里人送到土窑子里去等死,估计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天经地义,即便有孙氏反对的声音,但那绝对是微弱到可以被忽略的。

锦曦心里暗叹,转念又想,既然这个时代医疗落后,那么误诊也应该是有的啊!不管是不是众人眼中不可治愈的怪病,锦曦也不能就这样毫无作为的等着去土窑子里喂狼,好歹重生一回,就这么束手由别人摆布命运,那可不行!

眼睛睁得有些发酸,锦曦再次阖目,开始在脑海里搜寻那些关于宿主生病前的一些生活片段,试图从中找出些端倪来。

日头此时才刚刚起山,挂在东边,映的东边的山头红彤彤的。

老梁家后院灶房。

孙氏急忙忙赶到后院,还没来得及进灶房,东侧的厢房门吱嘎一声开了,杨氏端着一盆水从屋里出来,她刚刚伺候完谭氏梳头洗脸,正准备出来倒水。

“哟,那不是三弟妹吗,总算把你给盼来了。这下子咱们一家人可算能吃上早饭了!”杨氏喊住孙氏,欣喜打招呼。

孙氏暗道不好,脚步微顿,低垂着头,低低嗯了一声,正准备进灶房,杨氏身后屋里又冲出一风风火火的瘦小人影。

全本小说网(www.yznn.com)欢迎您!CJ1706191409

【温馨提示:如遇到转跳,页面错误,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!】
澳门时时彩